微信群里跟你聊天的是机器人?聊聊自动化社群营销

2017年4月11日

“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On the Internet, nobody knows you’re a dog.)

这是1993年7月5日,彼得·施泰纳(Peter Steiner)在《纽约客》创作的漫画的标题。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几乎所有的领域都在被打量有没有自动化的可能,那么营销领域呢?

也许在未来,这句话要被改成:”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个机器人。”

今天,一碗梁粉跟你聊聊有关自动化营销那点事。

是女神,还是机器人?

还记得去年,一碗梁粉写过两篇文章《你有多久没把粉丝当人看了?》《从AlphaGo获胜,到对未来社群机器人的大胆构想》,分别聊到了某宝贩卖的僵尸粉和一些自动化社群管理工具。

自认见识浅薄,僵尸粉和社群管理工具这些只是自动化营销工具里很小的一部分,可能这些对你来说,也司空见惯:

当你一注册交友app,马上就有女神出来跟你打招呼的时候,看看我前两天写的文章《从注册交友app就有女神加你,来聊聊社群启动》。

当你的微博没怎么活动,总有些昵称看起来有些古怪的粉丝来加你的时候,比方说昵称为”用户59xxx”等等。

当站在大山高岗里,微信里还能出现附近陌生的人莫名其妙加你的人的时候。

当美女股神在微信里从来都自说自话,殷勤地给你推荐股票,也不管你从来不搭理她。

如果以上这些只是初级的运营手段,稍微有点鉴别力就能识破的话,那么下面这个例子恐怕就不大那么容易被你看穿了。

范冰的<<增长黑客>>里描述了这样的场景:

(在某些网络游戏里)在这样的副本世界里,玩家的行动都被精确地算计与实时地配合着。例如,当系统发现玩家战斗屡遭失败,信心受到打击时,就会在下一场战役中派出较弱的杂兵;当系统发现玩家乐于为低等级的女性免费赠送武器装备时,就尽可能在玩家周围分布多一些女性“机器人”,以此骗取充值付费.

当你发现你打赏的女神是机器人的时候,额。。。。

机器人到底带来了什么?

不管是爬虫还是僵尸粉,不管是群控软件还是虚拟女股神,营销软件自动化无非解决了几个问题:

自动化管理工作,比方说在微信群里,当有新人加入的时候,自动弹出欢迎对话框和群管理规范,自动搜集微信群内容并发布等。

搜集数据,贴标签,形成自己的不管是大数据还是小数据,比方说各类爬虫。

根据搜集到的数据和标签,推荐和植入相应的动作,比方说上面提到的,游戏里出现的等待你打赏的机器人。

硬币有正反两面。当我们站在用户的角度:

当微博的各种骂战撕逼,被机器人粉丝组成的水军占领和操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当发现在交友app聊得热火朝天的女神,原来跟每个人聊都是一个套路和话术。

当被万千僵尸粉簇拥,”皇帝的新衣”,君临天下,飘飘然怡然自得的时候。

硬币的反面如果带给你的是被操控的感觉,你怕不怕?

你的社群营销工作会被取代吗?

在未来,所有的工作也许只有两种:

不断精进算法,模型,以多种形式呈现的机器人,取代任何可以被二进制代码解读的工作,过去是PC互联网,将来是物联网,万物互联的世界。

极度需要创意和灌注人类情感的工作,注意这里是极度,比方音乐绘画电影等等。

那么未来的营销呢? 写稿算是需要创意的工作吗?先看这些文章的标题(来源: 南方都市报):

《苹果第一季度营收超华尔街预测》(A pple topsStreet1Qforecasts),2015年1月发布;

《8月C P I涨2%创12个月新高》,2015年9月发布;

《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单打四分之一决赛 丁宁(中国)4:0轻松晋级下一轮》,2016年8月发布。

这是一个事实:

苹果财报发布数分钟后,美联社的机器人报道便已完成,他们还号称每个季度可撰写3000篇财经报道。《纽约时报》走得更快,其机器人编辑Blossom blot每天推送300篇文章,在财报季、运动比赛报道中写稿已成惯例

那么这些文章呢:

陈安妮: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你却要靠才华

一段走心的文案,一句诙谐的段子,一个让人揪心的故事,总能让你逃脱被算法取代的命运。

情感,恐怕是人类最后的一块自留地,你得好好保住。

恩,只有灌注情感的营销,才能救你。

自媒体机器人

恩,欢迎来到一碗梁粉社群自媒体,一段代码运行的虚拟世界。

Yes,Bring  back her online.

作者公众号: 社群那些事 (wenbin-pr)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