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一个卖酸辣粉的,怎么玩社群?

2016年1月3日

话不多说,以下三个社群案例,一次看个过瘾,那酸爽!

【前情提要】:

在早前的这篇文章<<【原创】做火锅的也能玩强粘性社群营销? (餐饮老板内参)>>里,我们提到了在社群构建过程中,如何通过具象的产品和服务,上升到有更高层次的价值观。简单的道理抽象如下图所示:

【“锅友会”】:

在戏锅的”锅友会”这个案例里,通过主题活动导入目标人群,设计的主题活动”骑葩的幸福生活”,连接的人群富有时尚个性和娱乐精神标签,这是戏锅的主力人群。

戏锅,我也不是卖火锅的,我是”富有时尚个性和娱乐精神”的心灵居所。

【一碗米粉引发的社群实验】:

下面再举个栗子:

付牛堂,”宇宙大爆炸以来北京第一家正宗的常德米粉店”,从来都不把自己简单定位成”一个米粉店”,而是要建立在米粉以外更高的地方。这个就是”在京湖南人的乐活空间”–霸蛮社。

霸蛮社就是做一个和卖粉没有关系的事情,带着大家一起愉快地玩耍,据说核心粉丝300人,强关系社群的假设是如果伏牛堂有什么事情,这300人能够过来,打造一个高度粘性的社群。

霸蛮社的主流是80、90湖南青年人,玩的形式不限于吃饭,各种文体娱乐,上山下乡都可以玩。如果付牛堂仅仅是米粉品牌,可能没办法聚集那么多人,但是如果伏牛堂是湖南文化品牌,霸蛮社做这样的社群就名正言顺了。

【通过茶这个介质,进行社群强关系连接】:

再举一个栗子:

乡土乡亲赵翼创办了一个消费者会员制的茶叶公司,在每一个城市都尝试做乡土茶会这样一个线下活动。城市茶会的初衷是希望这个小众的品牌,让那些选购产品的用户在其所在城市不再感到孤独,每个用户都有机会通过城市茶会这样的活动去认识那些跟他有相同的品位、审美情趣(在这里,茶只是连接的介质)的同道中人。

乡土茶会从一开始就定位在一个社交性的产品, 通过城市茶会就让那些潜在用户有机会了解乡土乡亲的品牌,有机会通过城市茶会相互连接,并且借由那些用户的嘴(自传播)讲出对乡土乡亲的观感。

看看他们自己是怎么说的:

“乡土茶会,那时候都是我们自己办的,初期难以为继,因为那时是以品牌为中心,后来我发现在微信时代,把这样的权利交还给用户,邀请他们来主办,让用户自己来发起,自己写文案,找地方,做组织“

”我们在幕后支持他们,今天城市茶会在不同城市共计就有五场,今年大概会有500场活动,这500场活动我们都会提前建群,像在广州青岛上海这些地方持续办过几场茶会之后,慢慢就能建立起一个自组织的城市茶友会“

好了,家庭作业来了,我是一个卖酸辣粉的,怎么做自己的社群?

*******************************************************************************

关于作者 梁文斌(微信号: 13861310375):资深强粘性社群营销研究者和实践者,多家知名企业社群咨询顾问,南京财经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社会导师。

自2009年开始研究并投身于强黏性社群的实践中,先后发起成立了镨元素(原PR公关媒体人俱乐部,www.pr.org.cn),惠人创业社群,南京HR公会等细分领域的职场及兴趣社群,通过每年1000场以上的线下活动及成熟的会员体系,搭建强黏性的社群体系,受众累计达万人。

现致力于为小微创业者提供强黏性社群的咨询和服务。

1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